十景缎 第一百六十九章

    时间:2018-05-13 正统皇帝陷于瓦剌,宫中也做出了应对之策。前任宣宗皇帝只有两个儿子,长子朱祁镇即为正统皇帝,弟弟朱祁钰封为郕王。这时正统成 为瓦剌俘虏,皇太后立正统之子朱见深为太子,命郕王为监国,翼辅朝政。朱见深不过才两岁,如何能治理国事?临朝议政的诸般事务,自然 着落在郕王身上。
      大军出征之前,兵部尚书邝野力谏无效,随驾出京,兵部事务交由左侍郎于谦处理。而今邝野已死于败军,于谦便即调动两京、河南备操 军,山东及江苏沿海卫所备倭军,江北及河北各府运粮军赶赴京师,巩固防卫。京城精兵本已在土木堡牺牲殆尽,仅余残兵弱卒,如此一经部 署,对于抵御瓦剌进兵自然大有护卫之效,人心安定不少。
      文渊等五人落脚京城外的客栈,数日下来,不见皇陵派有何动静,心中不觉暗暗纳罕。这天众人聚在房里,交换意见,小慕容说道:「照 理来说,龙驭清要是真要作乱,应当不会放过这皇帝被俘虏、朝廷失去主宰的时候,现在却一点动静也没有,这可奇怪了。」
      文渊摇了摇头,倒了一杯茶,举到唇边,又放了下来,说道:「我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,也许他觉得时机未到,又或许他正在製造时机 ,也可能他根本不打算造反。」
      华瑄无聊地用手指敲着自己的茶杯,没精打采地道:「那我们还要在这儿待多久嘛?」这几天文渊和小慕容轮流出去探查,华瑄总是留下 来护着紫缘和小枫,成天待在房里,不免觉得气闷。
      文渊道:「再等一段时日看看,倘若情势稳当,我们自然也不必耗在这儿。
      这样吧,师妹,你要是觉得无聊,不如明天由咱们出去,小茵留着好了。「
      华瑄登时双眼明亮,笑道:「好啊,我要!」小慕容笑道:「又不是出去玩,有什么好高兴的?这样正好,我可落得轻鬆呢。」
      次日一早,文渊和华瑄出了客店,行经皇城朝阳门,远远便见一队人马,往一处宏伟府第而去。
      华瑄留上了神,瞧那人马服色,低声道:「文师兄,那好像是锦衣卫。」文渊点点头,再看那宅府雕樑画栋,却是王振的府第,他初到京 城时,曾和郝一刚等来此,因而救得紫缘平安。
      文渊道:「咱们过去看看。」两人漫步而去,见王振府第四周围了不少人潮,一问之下,才知原来这日奉天殿上,郕王和群臣共商政事。 昔时王振作威作福,此刻丧命土木,百官的奏章顿如潮水一般,痛劾王振,要郕王将王振抄家灭族,罪状告于天下。
      这一批锦衣卫,正是前来捉拿王振的族人。不过多久,王振满门老少哭哭啼啼地被押了出来,包括从子王山在内,一一被缚往宫中。围观 的百姓议论纷纷,对之唾骂不绝。
      华瑄轻声歎道:「就算王振是大奸臣,他的家人可不见得全都是坏人啊,怎么全部都捉了起来?」文渊道:「」身不修,不可以齐其家「 ,这些人如此下场,那也是王振所造成的。」
      华瑄呆呆地观望着,忽觉脚边裤管被什么拉动,不禁低头下去一看,只见一团毛绒绒的东西,黑白相间,却是时常在赵婉雁身边的小白虎 ,正咬着自己的裤管向外拉扯。
      她大为惊奇,道:「这不是赵姐姐那只小老虎么?怎么会在这儿?」文渊端详着小白虎,说道:「说不定师兄和赵姑娘正在附近。」
      华瑄蹲了下去,抱起了小白虎,柔声道:「好久不见啦,向师兄也在这附近么?」小白虎仰首上望,哇了一声。
      一人一虎默默对望半晌,华瑄无奈地抬起了头,说道:「文师兄,它听不懂啦。」文渊笑道:「我也没叫你问啊。」低身拍拍小白虎的头 顶,说道:「罢了,不能说人话不是你的错,听不懂你的话也不是我们的错。要是你知道师兄在哪儿,便带我们过去如何?」
      小白虎向他低啸几声,一下从华瑄怀中跃出,从人群间跑了开去。文渊和华瑄跟着追去,心道:「要是这小老虎真能带路,倒是奇事一桩 .姑且信之,要真不行再说。」
      一个小小的白影在大街小巷之间穿梭,奔得奇快,两人使开轻功,半点也没落后了。不过多久,小白虎奔出了城门,一口气又跑了十多里 路,越跑越快,居然半点也没停歇。文渊暗暗称奇,心道:「看不出这个小东西气力这样悠长,在武林中倒算得上轻功的一把好手。」
      一路渐至荒野,到了一处山脚,小白虎往几间屋子奔将过去,放声大啸。只见门板从内打开,一个轻裳披髮的少女走了出来,小白虎一下 便跳到她怀中,看那女子容貌,果然便是赵婉雁。
      华瑄极是高兴,快步奔了过去,叫道:「赵姐姐,赵姐姐!」
      赵婉雁循声望去,见是文渊和华瑄来了,登时面露讶色,说道:「文公子……和华姑娘?你们……怎么会来这儿?」华瑄笑道:「跟着这 只小东西来的啊。
      赵姐姐,你真的自己从家里跑出来啦?「赵婉雁低着头,支支吾吾地道:」是……是啊。「
      文渊随后跟到,拱手为礼,道:「赵姑娘,好久不见,我师兄在这儿么?」
      赵婉雁脸颊微红,道:「向大哥?他在啊,请……请先进来。」说着抱着小白虎匆匆进屋,甚为羞怯。
      文渊见她神态忸怩,微觉诧异,但仍和华瑄走了进去,见屋中樑柱颇为陈旧,看来向扬和赵婉雁只是暂住于此。他正环顾四周,忽听内堂 脚步声响,向扬披着长袍走了出来,笑道:「好师弟,想不到你会找到这儿。啊,连师妹都来了。」
      文渊笑道:「碰巧来到。师兄,恭喜你跟赵姑娘又见面啦。」向扬脸色微变,随即淡淡一笑,道:「你也救出了紫缘姑娘不是?听说夺香 宴给你们闹了个天翻地覆,四非人葬身大海,程太昊也给呼延姑娘拿下了。」文渊微笑道:「算是大功告成。」
      这时小白虎从内堂奔了出来,绕着三人跑了几圈。赵婉雁跟着出来,衣衫整齐了许多,也梳理好了头髮,只是脸蛋依然有些儿红通通的, 很是腼腆。文渊朝她一望,登时醒悟,刚才自己来的时机大是不巧,不由得有些尴尬。
      华瑄却压根儿没察觉,蹦蹦跳跳地上前去,笑道:「向师兄,你最近功夫练得怎么样啦?文师兄的武功又进步了喔,那云非常、莫非是, 可都不是文师兄对手了呢。」
      向扬微笑道:「早听说了。师弟,咱们也好久没过招了,这就来切磋几下如何?」文渊心念一动,道:「师兄,你已经练成」寰宇神通「 了么?」
      向扬道:「有点小成,不过未竟全功。」左掌随意拍出,便是一招九通雷掌。
      文渊双袖齐卷,卷而复分,向外拂出之际,巧劲已卸去雷掌之力。不料前劲甫消,后劲立至,向扬一掌未收,内力源源涌出,如同天边惊 雷连声,霹雳不绝,不容文渊有消解余地。文渊心道:「后劲来得好快,师兄的雷掌造诣,果然大有进步。」左掌拍出,应以「黄云秋塞」曲 意,去势辽阔无垠,一边容蓄向扬掌劲,一边收步而退。只听磅地一声,文渊连连倒退之际,已经背撞门板。文渊势在不得不退,顺势转身开 门,弹出屋外。
      才刚出门,向扬已紧跟而至,左掌飒飒飒再出三招,文渊接连避让,转而跃起,右手拂出,左手斜劈,已是「渔樵问答」之势,刚柔并济 ,有如山岳叠嶂、大海浩漡,一招间反客为主,两重劲力夹攻向扬。向扬讚道:「好招数!师弟,小心了!」右拳击出,掌心空握,赫然是九 通雷掌绝招「春雷百卉坼」的架势。
      华瑄和赵婉雁跟着出来,正好瞧见这一幕,华瑄看出是这记猛招,吓了一大跳,叫道:「向师兄,不要太认真啊!」同一时间,向扬右手 五指迸开,「春雷百卉坼」猛劲骤发。文渊但觉一股雷火爆发般的猛劲袭来,不由得凛然心惊,双掌急拢,催动「九转玄功」而出「潇湘水云 」,绵劲如万缕柔丝,缠上向扬右拳。
      只听一声闷响,文渊已被震开两步。向扬右掌出过,左掌随上,左掌右掌,连环重击,将「疾雷动万物」的迅猛之势,佐以「春雷百卉坼 」的惊人厉劲,同时施展两招之所长,真如春雷乍响,唤动天地,比之当日一招击败龙腾明,这时向扬的「春雷百卉坼」,运用得更是神妙无 穷。
      这一番猛攻强横绝伦,向扬一掌掌打出,文渊便一步步后退。疾风骤雨般的攻守之中,猛听两人齐声大喝,四掌砰地相击,文渊立足不定 ,向后震倒,单手支地一按,在草地上打了个滚,才能翻身跳起。向扬退了几步,脚步却仍稳凝之极。两人相对互望,都没再出招。
      赵婉雁赶上前去,满脸苍白,拉着向扬的手,低声道:「向大哥……」
      向扬拍拍她的背,笑道:「较量一下功夫而已,别吓成那样。」
      华瑄呼了口气,叫道:「好啦好啦!向师兄,文师兄,你们别再比啦,怎么打得那么认真嘛?」文渊摇摇手,道:「我看就此打住了,再 打下去,我可招架不住了。」向扬微笑道:「师弟太谦虚了,刚才这几下功夫可了不起,比起以前,那可……可高明得太多了。」
      文渊道:「多谢师兄。」心里却觉得有些疑惑,心道:「师兄刚才的招数虽然厉害,但是若论到」寰宇神通「的应用,却似乎犯了跟龙腾明一样的毛病,偏于刚猛,不能像龙驭清那样包罗万有,劲力纵控自若。不过师兄也没有像龙腾明那样太过偏颇,或许只是一时之失……」
      正自想着,忽听得几声咳嗽,一回神,却见向扬捂着口,两眼紧闭,似乎强忍着什么。文渊一惊,急忙上前,问道:「师兄,怎么了?」 向扬放开了手,摆了一摆,忽然身子一震,弓着身子,剧烈咳嗽起来。只咳了几下,猛地一口鲜血洒在草地上。
      华瑄大吃一惊,叫道:「向师兄!」赵婉雁更是惊惶,急得几乎哭了出来,扶住了向扬,叫道:「向大哥,不要!」向扬低垂着头,没有 再出声音,鲜血沥沥,身子一斜,蹒跚地倒了下去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li.com 激情综合站:青青草在线 视频_草榴论坛最新网址_草榴什么意思_夜夜撸狠狠爱在线影院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