帮姊姊施肥

    时间:2018-02-06 姐姐叫若言,今年27岁,确切地说应该是我表嫂,因为家人都说称呼姐姐TV亲切点,所以我一直喊若言为姐姐,姐姐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主管,因为到北京出差,顺路过来看望一下我。知道这个消息,我内心一阵狂喜,因为姐姐是个小美女,皮肤很白皙,精巧公的瓜子脸上一双忧郁的大眼睛,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,一头亮丽及腰的长发,没有经过任何人工的修饰,只是别了一个简单的发夹,最关键的是姐姐的身材,虽然不是北方的高挑型,但却是标準的S型,纤细的柳腰,丰满的双乳,修长的美腿,典型的江南美女,和表哥结婚后更透出一股成熟的少妇风情。
    之前我一直喜欢看性骚扰类的文章,经常看着别人在公交车、火车上可以做的那些事,总是让我无限遐想和期待,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豔遇,因为北京总是会遇到高峰期坐车,很多公司的白领美女也挤在人群中,总有控製不住内心的欲望想去YY一番……机会终于来了,因为我心中仰慕已久的姐姐,终于要来北京了,周五下午跟领导请了半天假,特地回家换了身休閑服,顺道买了束玫瑰提前半个小时到了火车站。顺便提一下,我今年25岁,身高183CM,父母赐予我一副俊朗的麵孔和健硕的身材,由于喜好篮球运动,大学时就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,各係都有锺情与我的美女,也曾结交过几个校花级别的女孩,毕业后的由于种种原因都分手了,自从进入中关村IT行业后到现在已经单身大半年,姐姐的到来无疑是我平淡生活中的一抹重彩!火车到点约5分锺后还没看见姐姐,于是给姐姐发了个信息,但是姐姐半天没回,人都下完了,我望眼欲穿。突然感觉有人拍了下肩膀,回头一看,一阵惊喜。
    姐姐正笑吟吟的站在我麵前,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美女,黑色无袖的雪纺的上衣,衬出姐姐莲藕般的胳膊,似乎隐隐能看到裏麵黑色的抹胸。下身着一条深蓝色牛仔短裙,露出雪白的大腿,肉色的丝袜,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,基本上跟透明的一样,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一番,披着长发,脚上穿着一双昂贵黑色的高跟鞋,整体造型简单而时尚,心中忍不住讚歎,看多了嫣红柳绿,这才是人间极品……
    「嗨,表弟,好久不见!」若言见我盯着她看了半天,连忙提醒我显然失态了,连忙掩饰下,拉着行李箱就赶紧下了地道。
    「姐姐,这次来北京住多久啊?」
    「看公司安排,事情办完后大约留三五天游览一下,差不多就回去了,到时候你要做我向导啊!」
    呵呵,我一阵窃喜,若言最少留在北京一个礼拜,我和她亲近的机会岂不是大大增加。
    「赶紧走吧,不然一会人多了,地铁太挤!」 其实我是心想赶紧走,不然一会人太多,生怕美貌的姐姐在地铁上被人吃豆腐。
    我都没碰过若言,岂容他人觊觎。
    终于进了北京站地铁,幸好,人还不是很多,不过已经没有座位了。
    我找了个靠中间的位置。让若言扶住栏杆,我站在他旁边从侧麵看着她,只能用美来形容,盯着姐姐的领口时不时的还可以看见裏麵的胸罩,似乎是蕾丝边的,姐姐雪白的胸脯中间很明显一道沟壑,看的我心经蕩漾,下身渐渐得硬了起来,为了不让别人发现,只好吸气提臀让下麵显得不是很明显。
    最要命的还不是这,因为下一站是建国门站,很多人会在这转车,从窗户上就已经看见外麵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,门一开便涌上了车。姐姐实在穿的太惹眼了,立马就看到有个男的一上车就盯上了姐姐,目光裏充满了欲望,不停的往裏挤,就差一点就挤到姐姐的后麵了。
    我一个侧身,站在了姐姐的后麵,把我的位置让给了他,因为他前麵有人坐着,所以这哥们也就只能目光不停的杀我,我用胜利的笑容回击了他的愤怒的目光。姐姐似乎也发现了旁边的色男,诱惑性的朝他笑了一笑。
    站在姐姐后麵,準确的说是贴在姐姐的后麵,由于人太多,只能这么尴尬的站着。时不时的还能闻到姐姐头发裏散发出来的香味儿,由于是夏天,衣服穿得很少,而且姐姐穿得是超短裙跟丝袜,当我下麵贴到姐姐臀部的时候,能明显的感觉到姐姐臀部的弹性。第一次跟姐姐贴的这么近,不由得的心跳开始加速,呼吸也变得急促,心不在焉的跟姐姐聊东聊西。似乎姐姐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,微微的侧了下身体,本————-以为姐姐是为了躲开我,没想到却是让我刚好顶到了姐姐的臀沟,姐姐似乎还无意中的向后麵靠了一下,继续漫无边际的聊天。
    我却已经控製不住自己的内心的欲望,开始将手慢慢的贴在姐姐的屁股上,若有若无的试探着姐姐,还不时的将自己呼出的热气喷到了姐姐的耳朵上,姐姐感觉到我的变化,耳朵已经开始越来越红,呼吸也急促,伴随的是双峰的此起彼伏。姐姐开始微微的往后靠,似乎鼓励着我去摸她。
    我的手颤抖的摸向了姐姐的臀部,微微掀起了姐姐的裙子,摸向了丝袜。手感超好,也超刺激,我已经听见了姐姐急促的呼吸声,我于是将手探向了姐姐的裆部,没想到的是姐姐的丝袜竟然是免脱型的,我轻声的对着姐姐的耳朵说:「姐姐不乖哦,勾引弟弟!」姐姐羞涩低下头,小声说:「你姐夫非要我这样穿的!」我胆子大了起来,手更加肆无忌惮的游离在姐姐的屁股上,而更让我意外的是,姐姐不仅穿得是免脱型的丝袜,还穿着丁字裤。我用中指在那个线上来回摩擦,到了菊花的位置时,会稍微用力的按下去,能触碰到菊花,但是很快就离开了。我的手指稍微往前探了下,摸到了姐姐的小穴,可以说现在已经是个潮水洞了,已经能明显地感觉到,流出来的液体已经浸湿了内裤——準确的是说那两片公布。
    我的手指在两片布穿了过去,插入了湿热的洞穴门口,并没有深入便匆匆的撤回。如此这般来回摩擦,已经让姐姐招架不住,开始颤抖,于是贴着我偎依在我怀中。我用略带爱液的手指去抚摸屁眼,来回几次,屁眼也和阴到一样湿润了。而这时,姐姐也将手背到了后麵,隔着我的裤子轻轻的抚摸的着我的鸡巴。正当我怀抱美女享受的时候,突然姐姐扭过头来说:「我要下车!哪儿有洗手间?」我只好停下手中的侵犯,在雍和宫站下车了。
    领着姐姐到了洗手间门口,姐姐说:「你等我一下!」我见这个洗手间比较隐蔽,念头一动便尾随姐姐跟了进去,裏麵果然没人,我一把搂住姐姐,迅速吻住姐姐的香唇。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姐姐的挣扎更加激起我的欲望,我腾开一只手抚摸起她的双乳,姐姐在我的热吻的攻势下,慢慢的软在我的怀裏,我反手关上门坐在马桶上,将姐姐抱在我怀裏,温柔的吻着姐姐的耳垂,姐姐呼吸的香气恨不得我将其吻遍全身。
    「啊……」姐姐娇声的轻歎了一声,我又激动起来,舌头在姐姐的口腔裏搅动起来,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揉搓在姐姐的阴蒂上,手指慢慢插入阴道抽插起来,公姐姐已经开始享受这种被蹂躏的快感,很快我的手掌上就满是姐姐的淫水。我按捺不住解开了我的裤子,还没等姐姐反应过来,已经将我分泌出了不少液体的硬物塞进了她的嘴巴,瞬间快感传递到了全身。
    被情欲弥漫的少妇就是不一样,已经开始沉迷在这种淫秽的气氛中,舌头不停的围绕着龟头旋转,时不时的用力吸一下,再用舌尖去舔一舔马眼,爽的我差点喊了出来,快感是一浪高过一浪。「若言!」我直接轻呼姐姐的名字,站了起来,扶住姐姐的后腰将她背对向我转,挺起青筋爆露鸡巴对準湿润的阴道插了进去,因为小穴已经很湿润了,再加上姐姐穿得是免脱的丝袜跟内裤,更是刺激了我的欲望。我双手抓住姐姐的臀部开始向前挺入,看着我的鸡巴在两片阴唇中间穿梭,我开始放慢了节奏去欣赏这一美景,姐姐发现我动得慢了,开始扭动自己的小蛮腰,口中娇斥着:「不要停好不好?」
    我忍不住想逗弄姐姐一番:「若言想要是不是?那你应该喊我什么?」
    姐姐涨红了脸:「亲亲老公……插我嘛……」我开始九浅一深的插向阴道深处,粗大的鸡巴时不时的撞击着子宫口,姐姐每被我插一次深处都深深的吸一口气,乳房随着我抽插还不时的蕩漾起来,由于在公共洗手间,姐姐怕被人发现,总是紧紧的咬着嘴唇,不让自己的呻吟声传出来,只剩喉咙裏微微的「嗯啊」声。
    那我又如何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反而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使劲的撞击着姐姐还被丝袜包裹的屁股,而且还将一直手指插进了姐姐的屁眼,虽然姐姐通过扭动屁股来逃避,但是我怎么可能这么就放过这么好的机会?我继续抽插。手指已经插进去大半根了,抽插的过程中,我转动着自己的手公指,时不时的能从肉壁上感觉到正在小穴裏活动的鸡巴,我手指转动的速度也在加快。
    我抽插了约三百余下,姐姐口中忍不住发出淫声蕩语:「啊……亲亲弟弟!好舒服啊……我要你插我……」
    我突然感觉姐姐阴道一阵收紧,姐姐趴在水箱上的手抓的更紧,姐姐的两腿开始颤抖,后背也随之紧张了起来,几秒锺后我插在阴道裏的鸡巴感觉像被水母吸住了一般,紧紧的热热的暖流一点点溢在龟头上,我忍不住打了个机灵,抱住姐姐的屁股疯狂的插了起来,阴囊啪啪的打在她的外阴上。
    姐姐忍不住大声的淫叫了起来:「啊……哥哥……你的好大……插的……我好舒服……不要停……我要高潮了……」一瞬间我用尽全身力气向阴道最深处挺进,「啊」我浑身颤抖了一下,我连忙抽出鸡巴,姐姐瘫软在地上,大量的精子喷勃而出。全部射向姐姐的迷茫的脸庞上,挂在嘴角边。
    看着这淫蕩的一幕,我心中一阵悸动,搂住姐姐,擦拭着她嘴角的秽物,柔声说:「若言对不起……」
    淫蕩姐姐初嚐后庭乐姐姐在地铁站被我骚扰后,控製不住内心的欲望,被我诱奸于雍和宫的洗手间内,看着姐姐满脸的精液,我内心羞愧万分,觉得实在不该如此对待柔弱性感的姐姐,连忙拿出纸巾擦拭着姐姐脸上的精子,扶起姐姐轻声说:「若言,对不起。」
    姐姐躲避着我的眼神说:「我们快回家吧。」
    我连忙拉着姐姐的手走出洗手间,姐姐委屈的跟在我身后,旁人看起来我们似乎是一对刚刚吵架的情侣。
    回到家中,姐姐说:「我还是住宾馆吧。
    「不,姐姐你一个人在北京不方便,住在我这裏我还可以照顾你,你不是说想试试我的手艺么?」
    见姐姐不吭声,我知道她对方才的事情心有顾忌,便道:
    「姐姐你要是觉得我们住一起不方便我就去我同学那裏,但下班后我过来给你做饭,晚上我再离开」
    姐姐连忙说:「算了,就住这吧,北京这么大,你跑来跑去很不方便,我睡沙发也可以。」
    「怎么能让姐姐睡沙发呢?你住卧室,我睡沙发。」一边说我一边把姐姐的行李箱放进卧室。
    姐姐笑着说:「坏小子,我去洗澡了,你不要偷看啊。」于是进卧室关门,估计拿换洗衣服了。我在客厅心裏快乐歪了,等姐姐进了洗手间,我赶快跑到卧室看到姐姐满床的衣服,行李箱也打开了,唉我这个姐姐就是一个大小姐,东西扔的满床都是。
    回想上次去她家看到沙发上都堆着姐姐的内衣和丝袜,我不禁失笑,随手整理着她的衣物,突然心跳起来,因为我看到了姐姐的好几双黑色或肉色的超薄长筒丝袜。
    我身上一阵燥热,立马掏出那鸡巴,将长筒袜套在鸡巴上来回摩擦,缓慢的套弄感受着丝袜触及的快感,闭上眼睛脑海中想像着姐姐曼妙的裸体,柔软的阴唇、湿润的阴道,感觉自己的鸡巴正在姐姐的阴唇之间穿插。
    夹杂着液体的摩擦声和姐姐激情的叫床声,不由得感觉到快感来袭了,感觉公来的太快,没来的及拿掉正套在鸡巴上的黑丝袜,伴着一阵阵强烈的快感,射了出来,由于射的快感太强烈了,不由得哼了出来。
    公仔当我渐渐平静下来睁开眼的时候,吓了一跳,麵前赫然出现一个美女目瞪口呆的看着我,姐姐已经出来了,裹着一条大浴巾,而且正站在我的麵前。
    由于快感太强烈,第一次射出的精液穿过了薄丝袜,飞了出来正好落在了姐姐的脚上,姐姐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怎么了,正盯着我还套着丝袜的鸡巴看。我急忙想把姐姐脚上精液擦掉,姐姐以为我要再次施暴,连忙挣扎,浴巾也+随之掉在地方,我抬头往上看,浓密的阴毛,35C的美乳,正在我的上方。好一幅美女出浴,姐姐正要弯腰捡起浴巾,我一把拉过姐姐说:「若言我想要你,你好美!我们再来一次吧,最后一次!!!」
    姐姐看着我激动的模样,也情不能自已,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,我把姐姐抱到床上,因为我喜欢複古的中式家具,床是仿红木的,有四个角的那种。由于之前跟姐姐聊天的过程中,发现姐姐会经常幻想被强奸,快感会很强烈,既然她有这种情调。
    于是我心生一计,将丝袜当作绳子捆起她的双手,姐姐惊呼:「你要干什么?」
    我坏笑着说:「姐姐你不是喜欢被强奸的感觉吗?我只是想让你舒服,你好好享受就可以了我不会伤害你的。」
    姐姐点点头,我加大手中的力度拉紧丝袜,姐姐现在双手被捆在了两个床脚,双腿跪在床上,因为要弯着身子,屁股不由得翘了起来。
    已经明显能看到阴毛上有透明的液体,看来的确对强奸和性虐带有着特别的感觉,卧室裏已经开始弥漫着淫欲的气息。;虽然有过性经验,但是还从来没有嚐试过肛交。
    这次我一定要满足我一直以来的渴望,看着姐姐翘起来的屁股,屁眼还是粉红色的,看来这还是一片未开发公R的处女地,那么第一次的后庭之乐就交给我吧,忍不住的我用舌头舔了下姐姐的屁眼。
    「不要,好难受感觉,你不会想肛交吧……一定不行,我不要……」上次在厕所裏用手指插得她那么爽,不能说不要就不要,而且我已经準备这么玩了,这次多引导下,应该会很容易能进入了,等爽的时候看你不求我插你屁眼。开始用一个手指插入姐姐的屁眼,虽然姐姐拒绝这么做,但是手指的灵活性也由不得她不愿意了,姐姐也慢慢的接受了这种虐待,喉咙裏发出嗯啊的快乐之声,看着已经分泌出大量液体的阴唇,我忍不住用舌头去舔了下。
    「啊……亲弟弟……不要玩了好不,我不要……啊……」想到上次关于剃须刀的使用方法,我拔出了手指,伴随着姐姐的一声:「啊……你要干嘛去……」
    「一会姐姐就知道了,马上回来,等着一会更强烈的快感吧……」我卸掉了吉列峰速的刀头,拿着可以震动的手柄,姐姐回头想看看我究竟拿了什么东西,我笑着对姐姐说:「一会你就会知道弟弟对姐姐有多好了。」因为是充电电池,所以不用怀疑手柄的震动持续时间,打开了震动,我拿避孕套套在了手柄上,免得液体进了手柄,我拿手柄在早已春潮泛滥的小穴中抽插了几下,由于震动开了,姐姐也不由得叫了起来。
    「啊……什么东西……啊……还可以震动的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不能让姐姐这么快就进入状态,我把手柄拉了出来,拉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细细的透明的细线。「姐姐,很快你就会求我插你的……」还没等姐姐反应过来,我就把早已湿润的套着安全套的震动手柄塞进了姐姐的屁眼,果然效果不一般啊,刚插入一点,就能感觉到姐姐强烈的反应,开始扭动屁股,带着对莫名物体的排斥感。我一只手按住屁股,另一只手开始慢慢的将手柄推入直肠,剩最后的一点时我停了下来,不能全塞进去,不然要拿出来的时候可就麻烦了。我脱光了衣服,跪在了姐姐的后麵,拿着刚刚已经射过一次的黑丝袜继续套o弄,姐姐在震动手柄的奸淫下,小腿用力想把屁股翘的更高,但是越是用力,直肠括约肌就会收缩的越厉害,这样手柄的震动效果就越明显,姐姐不由得又放弃的翘屁股的想法。
    「亲弟弟,姐姐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我要你……要你插我……」「好姐姐,这才是刚开始,等到该插你的时候我自然会不客气的……今天一定要让姐姐爽个够,这样以后即使你跟你老公做爱的时候,你也会想着我的……」为了让姐姐更快的进入状态,我开始将手柄拔出一部分,然后再塞进去。姐姐那可爱的肛门居然也渗透出一丝透明爱液,真是美妙啊,随着手柄的震动,姐姐摇晃着脑袋,微微的用力夹着阴道和肛门,这样快感更加强烈,看来姐姐已经开始享受这种性爱游戏了,看着姐姐被一个小小的震动手柄就奸的这么爽我的鸡._*巴也快受不了了,迫不及待的膨胀着,为了让他稍微好受些,我开始在让龟头在姐姐的湿润阴唇间摩擦,但是不进去,姐姐好几次想下压臀部,让我能插入,但是我并没有让他得逞。「姐姐想要了?想要就求我,求我插你,求我强奸你!」
    姐姐急切的说:「大鸡巴哥哥,求求你插我,强奸若言吧,若言好渴,需要你用力插我!」征服姐姐的快感更加刺激我,我伸手捏了捏姐姐的乳头,还用力拽了一下,姐姐的乳房真是名副其实的酥胸啊,我不停的揉搓着,姐姐的呻吟更大声了,双腿开始颤抖,估计是感觉快来了,我往后退了退,加快了手插拔手柄的速度,另一只手又开始按摩姐姐的阴蒂,姐姐一声比一声叫的大。「姐姐我告诉过你我可以用手就能让你得到快乐哦!」姐姐的身体开始抖动起来,我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,感受着从她阴道和肛门深处传出来的快感,「喔…喔…」竟然喷出来了。
    一条细线从已经红肿的阴唇裏发射出来,虽然不是很多,但是我手已经全是喷出来的液体。没想到姐姐还有这个潜质,我得好好的发掘这个能力,看着淫蕩美丽的姐姐更增加在了内心占据姐姐的欲望,虽然我不能在现实中生活中占有姐姐,但是我也要姐姐做爱的时候想着我。姐姐由于高潮的原因,爽的已经双腿无力,屁股直接压倒了小腿肚上,还不时的颤抖下。我将沾满爱液的手在早已硬的发紫的鸡巴上摩擦了几下,让它润滑下,这样更容易挺入姐姐刚被开发的地带。
    「姐姐我要来了,我会让你爽的不行的……不要紧张,只要我进去就可以了,姐姐会很爽的……」「啊不要啊!」我扶正鸡巴,对準已经有点微微张开的屁眼开始挺入,好像还是不行,明显感觉到了阻力。
    「姐姐,你放鬆些,一会等我进去就好了…」公双手抓住姐姐的柔软的臀部往上提,以配合我的插入,终于龟头进去了,由于紧张的原因,括约肌收缩了下,差点挤出了好不容易插入的龟头,想我出来那~可是不行的,霸王硬上弓了我要,管你会不会肛裂。我用力的做了一次挺入,虽然受到了阻碍,但是还是进入了半根,终于完全进入了,那种感觉是插小穴无法体验的,有种强大的压迫力挤压着我本身已经很硬的鸡巴,我根本不敢动,因为感觉很複杂,快感也很强烈,怕移动就缴械投降了。姐姐经过手柄的刺激现在已经不那么排斥我的鸡巴了,皱着眉头慢慢的套弄着,等适应了几秒锺后,我压迫着自己千万把住精关,慢慢抽动起来。「若言,疼吗?」
    「没关係,你可以用力点!」看着姐姐纯真的麵容,真的不忍心弄疼她,可谁知道姐姐却喜欢被蹂躏的感觉,迫使我总想着粗暴的做爱方式来对待她,姐姐已经适应了这种感觉,似乎都已经享受这种肛交的快感,我的阴囊已经明显能感觉到从小穴的位置分泌出大量的液体。我开始了缓慢的抽插嚐试,姐姐本来皱着的眉头已经舒展开了,伴随着我的TVK抽插的是姐姐的呻吟声,我开始稍微增加了抽插的速度,把刚刚从屁眼裏拔出的震动手柄,直接用床上的丝袜套上,插进小穴。
    因为流了太多的爱液,小穴并没有拒绝它的插入,由于丝袜的摩擦係数更高,这样更增加了震动手柄所引导的快感。姐姐的叫声越来越大,说的话也越来越公淫蕩。「啊,你插的我好爽啊真的感觉好像被几个人同时强奸的感觉,我的两个洞洞都被你塞满了!」呼吸越来越局促,再次出现了双腿颤抖的现象,嘴裏喊着:「不行了,我要来了,哦天哪!」终于我在这种从未有过的高压情况下,也快缴械了,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也管不了姐姐是不是疼了,没有怜香惜玉的概念了。「姐姐,我爱你,我要你,我要你做我的女人,我要射了……啊……啊…啊……」由于刚刚已经有过一次了,但是快感不一样,还是射了很多。
    精子全部被我射向姐姐的直肠,姐姐挺直身体感受我鸡巴的变化,我随着高潮的回落慢慢的抽Z出鸡巴,带出来很多白色液体,姐姐也到达了第二次高潮,这次高潮比上一次要强烈很多,连续喷出了透明的液体,直接打在的被单上。
    【全文完】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li.com 激情综合站:青青草在线 视频_草榴论坛最新网址_草榴什么意思_夜夜撸狠狠爱在线影院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